小说巴士
????楼下这一嗓子,让宇文嫀短暂的怔愣后,便是心情复杂地皱了皱眉,然后起身朝内室密门走去。

????才走几步,又突然刹住脚,回头看向楚晗,食指在虚空轻点两下,却似乎忘记自己想说什么。

????逅璠低声道“殿下,您可邀请楚少主明日夜入嫀王府再叙。”

????“不错,”宇文嫀点点头,“楚少主若有合作之诚心,亦可传音给本殿。”

????楚晗知青秋已混入嫀王府,便只是垂眸,没有一口回绝。

????宇文嫀朝她拱拱手道“楚少主,本殿现在不宜和宇文询当面撕破脸,就先走一步了。”

????楚晗淡淡回礼“嫀殿下请。”

????宇文嫀的身影消失之际,琴声便幽幽响起,只拨弄琴弦片刻,门便被人推开,宇文询的精致轮椅出现在门前,身后是推轮椅的锁言,前后左右都立着数名站得笔直的军卒,将他严密保护。

????锁言看着洗尘阁的门槛,不满地皱了皱眉,然后抬手指过去道“把它拆了。”

????已经拆了人家大门门槛的最前方两人刚要行动,宇文询却摆摆手道“不必了,抬我进去就好。”

????他此刻依然以我自称,而非一口一个本殿,与宇文嫀相比,其隐藏在冷静外表下的亲和力不言自明。

????“哟,尊贵的十七殿下怎么跑到这烟花之地来了?”目系白色眼纱的楚晗坐着未动,但一听她说话的腔调,便知定然在用目光斜睨人,“这本就不是男子该来的地方,何况你。”

????她转脸正对着他“堂堂皇子竟夜入青楼,明日之后,京都市民乃至全国百姓,不知会将此事传成什么样,到那时,你可就成了人们饭桌上的谈资,慧若天成的小询询不会想不到这一点吧?”

????被抬起的轮椅跨过门槛,轻落于地面,逅璠已起身跪地,低首噤声,毕竟他此时的身份,是让他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的。

????宇文询抬起眼皮瞥向楚晗“楚少主对京都不熟,为防不测,本殿特亲自来接你回府休息。”

????“这情形,似乎有点诡异,”楚晗嘻笑,“我怎么觉着有点像强势夫郎闯青楼、捉妻主回家?”

????“楚少主,”宇文询淡淡道,“来也来了,曲也听了,该走了。”

????“可美人我还没欣赏够呢,”楚晗将脸转向逅璠,啧啧摇头,“就这么走了,多可惜!”

????“楚少主若夜里寂寞,想有人陪,本殿为你送到三戒院便是,”宇文询神情平静,语气淡淡,“姿色只会比他好,不会比他差。”

????楚晗起身靠近他,半晌,才凑到他耳边低声道“如果十七殿下物色的男子,本尊都不喜欢怎么办?”

????宇文询将身子往轮椅椅背处撤了撤“直到楚少主满意为止。”

????“那……”楚晗跟着往前凑了凑,单掌撑在轮椅扶手上,姿势无比暧昧,“如果~~”

????她突然改为传音“我只想与小询询通宵不寐、畅聊人生呢?”

????宇文询淡淡道“府内上上下下皆可陪楚少主秉烛相谈、围席夜话。”

????“你当打车轮战呢?”楚晗抽抽嘴角,站直身体,“得,回你天星府吧,不然太辜负十七殿下一片盛意。”

????说罢,便径直转身离开,率先跨过门槛。

????宇文询见她走得干脆利落,对逅璠看也未看一眼,更别说露出留恋,不由垂眸“回府。”

????若非情势所至,他一刻也不想在这看似干净清雅的污秽之地多待。

????只是,众人刚下楼行到一楼大厅,便停下脚步,脸色微变,因为,她们发现自己已陷入到阵法中,原本只是回避十七殿下、并未勒令离开的客人们,此时此刻,却一个都不见,别说人影,连个鬼毛儿都没有,大厅也变成了巍巍雪山、断壁悬崖,且还刮着呼呼冷风,冻得人直哆嗦。

????不过,有十七殿下在,众人倒并不慌张,在她们眼里,宇文询简直是无所不能。

????只是,还未等破阵,甚至宇文询还未开口说话,众人耳边便突然传来“铮”的一声勾弦之响,让人的心猛然一跳。

????宇文询面冷如霜,楚晗扭头笑看他道“小询询,你说,这是有人要杀我呢,还是要杀你呢?”

????宇文询轻哼“在阵里施展音杀之术,倒是大有长进。”

????站在楼上的宇文嫀闻言,刚有些得意,却又在反应过来后,脸色一黑“最好把她们两个都杀了!”

????“殿下不可,”她身边的心腹幕僚道,“若二人皆死,殿下易引火烧身,只有困杀十七殿下再嫁祸给楚晗,方为上策!”

????宇文嫀哼了一声,却不再说话。

????琴声在继续,楼下的人无法分辨它们来自哪里,因为四面八方都是,显然,非一人在弹。

????“不怕虎狼当面坐,就怕人前两面刀,”楚晗故意一语双关地叹道,“真是人心最为难测。”

????闻言,宇文询脸上的冷霜之色竟消散些许。

????他料定皇姐宇文嫀有杀楚晗之心,所以静观未动,只看宇文嫀有没有本事杀掉她。

????依他猜想,其成功的可能性不大,但万事没有绝对,也许她手中藏有他没查到的硬牌呢?

????不过,很遗憾,她果然还是失败了。

????失败后的结果有两种,一种是她和她的人被楚晗反杀,一种是厚着脸皮求和。

????令人意外的是,在凤临嗜杀成性的蓝眸女子竟转了性,没在落尘坊对任何人动手。

????刚想到这里,手竟突然被人捉住,随之,一股温热暖力进入自己身体,冷到轻颤的身子顿时暖和起来。

????“算无遗漏的小询询怎没想到这一局、出门时带上几件棉衣?”抬头间,那女子即使系着眼纱,也能让人知道她正笑看着他,“你看看你家小奴冻得,再抖下去,就僵了。”

????宇文询这才注意到她的另一只手正握着锁言的掌心,而锁言正目露感激。

????他皱了皱眉,想抽回手,却被楚晗紧紧抓住并哼道“小询询是想窝囊地死在这儿?”

????他顿时沉默下来,何况废腿虽无知觉,不知痛,也不知寒热,但上身却冷得厉害,只是被他强行克制,抖得没锁言那么明显。

????寒风呜呜吹过,即使不练武,女人们也比男子耐冻些,何况卫队亲兵都有功夫在身,只要时间别太久,一时御寒不成问题,所以这阵法只苦了宇文询和锁言,即使宇文询身怀暖玉,也无济于事。

????楚晗一边为二人输着炙阳掌真气,一边道“小询询可有破阵之法?”

????“这世上能有几个阵法大师?”宇文询抬目四望,“此阵时效不长,只要抗过去,便可自解。”

????“如此说来,只要不被人在短时间里干掉,就万事大吉,”楚晗笑道,“可你的亲兵抵得住音杀之术?”

????“音杀之术……”宇文询面色沉冷下来,“神宅宗……她们竟暗中投靠了嫀王府。”

????楚晗道“也许是某些人的个人行为呢?”

????“不可能,”宇文询微微摇头,“西真的门徒弟子出山历练时,宗派不会任由她们为所欲为,尤其是沾惹到皇族或官员。与嫀王府搭上线、攀上嫀王这么大的事,不可能不禀报回山。”

????楚晗一边帮人家,一边丝毫不隐藏自己的幸灾乐祸,笑吟吟地点点头“你说的……好像也有道理。”

????“神宅宗弟子居然混在京都青楼历尘练心,”宇文询另一只手猛一拍轮椅扶木,“着实可恶!”

????楚晗心道斗吧,你们狠狠斗吧,多点内耗,就多削弱点力量,侵略凤临时,西真武林可出了不少力,若被她们自己的皇子殿下收拾一部分,可就有好乐子看了。

????“琴声变了,”她看向卫队亲兵,“没有你的命令,她们虽站着不动,落不下悬崖,一时半会儿也冻不死,却对音杀之术无可奈何,只有送命的份,还有你们俩,”

????她又看向表情和亲兵一样越来越痛苦的锁言“再这样下去,你们都得血尽而亡。”

????话刚说完,众人鼻中便流出两道鲜血,弱的,则直接口喷血箭,软绵绵倒在地上,连动弹之力也无。

????琴声高低不断变幻,满含金戈铁马,宇文询也感觉自己似身处千军万马战阵中,不时有长枪向心口刺来。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