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巴士
????林绛雪突然感到一阵悲哀,知音难觅,瑶琴诉于谁听。

????骤然间她想到了和许墨在岳鹤楼的初次相见,那一次她输了一招,也意外的发现,这个前未婚夫,并不像传说中的那样无能,在他身上,存在了一种引人探究的气质。

????他们第二次相遇,便是在擂台之下,分属两个阵营,被迫相杀,她希望他被击败,因为她必将会走到最后,如果他输了,她便不需要面对他

????但他,同样走到了最后。

????他说他不怨她,说他理解她,但同时,却表示会向林家讨回失去的一切,她必须与他在最后的擂台上战斗。

????“为了家族吗”林绛雪心中凄凄然的想。

????作为世家子弟,便只是一名女子,家族至上的观念也已深入心底,这让她无从抗拒,更无法违背。

????“还请再等等,我相信他会出现的。”林绛雪坚定的说。

????赵寒霄目光一凛,牢牢的抓住林绛雪的视线,他试图从中寻觅到一丝怯弱,但那坚定的目光却清楚的写着倔强两字。

????他朗声说道“不愧是青鸾火凤的拥有者,但你别忘记了,这不是你个人的恩怨,而是许家与林家的年会,关系的也不仅仅是你个人的成败荣辱,而是云州的两大家族,你要想清楚”

????台下所有观众的视线停留在林绛雪身上,就连主席台上的林东华和许栋山也盯着她,决定权在林绛雪手上,至少现在看来是这样。

????看起来无比娇弱的女孩脸上写满了坚定,“我等着他,我相信他会来的。”

????“我反对许墨已经逾时了,还请赵长老直接判负”林东华终于忍耐不住,起身大声喝道。

????赵寒霄狠狠扫了他一眼,面向林绛雪,朗声道“虽然你这么说了,但我身为公证,必须考虑到年会的公正性,时间已到,我必须判他输掉比武。”

????林绛雪急道“只需要一点点时间”

????“难道我们就一直等着他吗”

????赵寒霄打断了她的话“没有时间了,我们已经按照规矩等待了他一炷香的时间,现在时间已过,作为裁判,我必须要判他输掉比武。”

????赵寒霄冷笑一声,不待林绛雪回答,面前观众,朗声道“一炷香的时间已经道,我现在最后询问一声,许家许墨可来到现场”

????声音借由真气,在演武场的上空回荡,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,但半晌没有回音。

????“看来许墨不会出现了,他一定出了什么事,该死的我本应该保护好他的,没想到林家竟然无耻到派人偷袭。”许庄北一脸恨恨的小声说道。

????他虽然与许墨发生过不睦,但这个老人却是一心一意为许家服务的,许家这一代好容易出现一个能与林绛雪分庭抗挣的人,却因为他的疏忽而失踪,他又怎会原谅自己。

????许馥儿走到许庄北身后,感受到许庄北深深的内疚,忍不住开口劝慰“大长老,或许墨哥哥还活着,他一定还活着”

????尽管心有不甘,可无论是许馥儿还是许庄北,都没有提出任何异议,相比起年会的胜负,他们更关心许墨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????赵寒霄满意的看了许家诸人一样,目光又扫过主席台上的许家家主许栋山,见他依旧一副稳如泰山的模样,忍不住心想“事到如今,还不急不躁,真不知你许栋山是涵养过人,还是根本就是无知自大,难道你认为过了今天,许家在云州的地位还能稳如泰山吗”

????他冷笑一声,将得意与张扬完美的掩藏在皮肉之下,肃然开口道“现在我宣布,许林两族年会,最后的优胜者是”

????下首的人群突然鼓噪起来,对着东边方向指指点点,赵寒霄顺着众人指点的方向望去,只见光蕴之中,一道黑影如同闪电般的向这边奔袭而来。

????主席台上的许栋山猛地起身,目光炯炯的喃喃自语“来了,他终究还是赶来了”

????主席台的另一边,林家家主林东华不可置信的大张着嘴,任冷风鱼贯而入,他认出了那是谁。

????许家阵营里,许庄北老泪,喃喃的道“他来了,他真的来了。”

????许馥儿则喜笑颜开的叫喊“是墨哥哥,一定是他”

????擂台之上,林绛雪的眼神柔和而温暖,面向来人的方向,吟吟而笑。

????岳鹤楼中,崔媚娘眼中精光一闪,暗道“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还敢来战难道是虚张声势”

????便在这时,只听的那一个爽朗的声音随风而来,凿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蜗之中“各位久等了,许家许墨来了”

????话音未落,人影已至擂台之上。

????许墨来了

????为世所弃的许家长子,为了出现在年会的擂台上,所付出的,又岂是常人所能想象到的。

????看着满场为他而欢呼的观众,他心中满是激动;此刻,他清楚的感觉到前任的灵魂,依旧在这具身体里跳动他们浑然一体的。

????“赵长老,许墨来了。”他淡淡的说,目光却停留在,对面的女子身上,一袭白纱轻罗,气韵淡雅,体态轻盈,目光盈盈,仿若秋水;侍琴而立,俨然仙子凌波,降临尘世。

????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种满是血腥暴力的擂台上,但世家之间的斗争,却让他们不得不迷失自己。

????许墨正待说话,却被一个暴躁的声音打断“赵长老,此子来迟一步,香已灭,还请宣布我林家获胜”

????便是不用眼睛,许墨也知道,会如此说的,只有林家家主林东华一人;抬眼一看,只见他须发微张,目露焦急之色。

????许墨笑道“林家家主此言不差,但有一点却不对。”

????林东华喝道“何处不对”

????许墨道“若我真的来迟一步,便是被判负也无话可说,但这长香明明未灭,你为何说它灭了”

????林东华怒道“荒唐你当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瞎子吗三尺长香明明已灭,何谈未灭之说。”

????许墨眯虚着眼睛,对着林绛雪微微一笑,然后转头喝道“那也未必”话音未落,右掌即出,掌风掠过香炉,将覆在表面的尘土拂去,露出短短的一截香尾,众人定睛一看,一点点火星于其间闪烁,微弱的仿佛随时都要断绝一般。

????许墨笑道“长香未灭,我来的刚刚好。”

????林东华冷哼一声,不再辩解,只是盯着作为公证的赵寒霄,希望他能给出一个判决。

????赵寒霄沉吟片刻,朗声道“既然你在香灭之前抵达,自然就有比武的资格。”说完也不理会林东华那狠狠的目光,自顾自的做下,眼观鼻,鼻观口,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其无关似得。

????许墨面向林绛雪,微微一笑,说道“遇到一些事情,所以来迟了,还请不要见怪。”欠身作揖,丝毫不已一身破旧的文士衫为念。

????林绛雪脉脉含笑道“道歉的应该是我才是,师傅她不该去找你。”

????许墨不以为意的一笑,回答“该与不该,都去了,我相信事情绝不是出自你口,既然我能按时赴约,一切就让它过去吧。”右手一拂,又道“说实话,我真不想与你在擂台上一争长短。”

????许墨本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,心知林绛雪出生世家,许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,所以并未将退婚之恨加注在她身上,甚至隐隐的,不想与林绛雪为敌。

????只是世间的事情就是如此玄妙,你越是躲着、藏着,事情就越往你身上撞,直到最后,避无可避,只见正面迎上。

????许墨面对的就是如此情况,曾经的未婚妻却成为擂台上的敌人,无奈而又不得不去击败他,这让他内心感到一阵纠结。

????林绛雪仿佛看出了许墨的纠结,幽幽的道“有些事情并不由我们控制不是吗你代表许家,我代表林家,这一战终归无法避免。”略一叹气,将瑶琴横抱在身前,又道“且听小妹为你弹奏一曲吧。”

????林绛雪双手放开,瑶琴漂于身前,幽幽的道“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”

????眼波一转,含情脉脉,双手轻抚着琴弦,一曲幽怨的琴声悠然而出,宛如一缕青烟,飘进了许墨的耳朵里。

????许家阵营里,许庄北目光一凛,轻喝道“糟糕这是**”

????许馥儿急道“原来真是**,我倒只是琴声悦耳让人沉迷,原来这林绛雪真学有此类武技。”

????许庄北叹息道“不是武技,若我没猜错,是具备了**效果的武魂。”

????武技**固然厉害,却无法迷惑实力与自己相当的对手,而具备了**效果的武魂却能做到这一点。琴声虽只为许墨而奏,可便是站在场边的许庄北,也感到真气一阵翻腾。

????“许墨,趁她为成大势,赶快攻击”许庄北大喊。

????话音刚落,林绛雪的身后,慢慢浮现出一张瑶琴虚影,两头呈五彩之色,仿佛山涧虹桥。

????赵寒霄惊坐而起,大声喝道“这是凤尾瑶琴,这绝对是凤尾瑶琴她居然是双武魂”

????自古相传,有神女以天地君亲师为弦造成五弦瑶琴,后加入文武两弦成七弦琴,又截取神兽凤凰之羽,融于瑶琴之中,成就凤尾瑶琴,从此世间便有了凤尾瑶琴武魂一说。

????原本赵寒霄还当这是传说,没想到今日却在林绛雪身上看到这种传说中的武魂;再加上她身具的另一种武魂,这林绛雪竟是少见的双武魂,而且两种武魂都格外厉害。

????一直未有言语的许栋山此刻说道“青鸾火凤和凤尾瑶琴相伴而生,两者相辅相成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东华兄,恭喜你林家后继有人了。”

????林东华眉眼绽开,说道“哪里、哪里,只是武魂好而已,将来能否有成就,还要看她自己努力。”话虽如此说,可欢喜之情,溢于言表。

????赵寒霄摇了摇头,颇为吃味的说道“凤尾瑶琴,顶级的**武魂,即便她实力未臻至绝顶,依靠武魂本身的力量,也能在神州大陆占据一席之地,听闻她还有一手绝妙的琴技”

????微一闭眼,只觉得琴声悠悠扬扬,如泣如慕,顿时闭口不言,静心欣赏,在场的观众也是一样,露出陶醉之色,犹如听到了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一般。

????此时此刻,场中的许墨却沉浸在另外一番境遇中林绛雪的琴声情至极致,时而婉转低回之间,仿若女子呻吟;时而肝肠寸断,一如美人叹息。

????便是许墨早有准备,也忍不住心道“这琴声真就如她所言,莫道不消魂”一时间,丹田真气上涌,不受控制的撞击着经脉。

????若继续这么下去,不消林绛雪动手,许墨自然会败,可有了破解**的办法,许墨冷冷的一笑,喝道“区区**又奈我何”盘膝而坐,双手在胸前结出手印,汹涌的真气顿时被压制下来。

????龙拳手印里有收敛心神的法门,只要习练到家,就如许墨此刻所表现的一样风吹雨打,巍然不动。

????“林绛雪,**对我可没有效果。”许墨笑道。

????岳鹤楼上,崔媚娘见得此景,眉头紧皱,心道“这小子怎么会凝神静气的法门,他才补身期,按理说根本接触不到此类法门。”她却不知易经五拳玄妙,早已突破了补身炼体的程度,进入到凝神炼魂的阶段。

????林绛雪眼波一转,目光中透出一道精光,表情似笑非笑的道“那也未必”

????便在这时,琴声一变,从婉转低回的吴侬软语,一变而为燕赵刀枪之声;北风飘扬,铁马金戈;一时间,许墨只觉身处战阵之中,被一群铁骑包围。

????风拂动旌旗,耳畔骤然响起刀枪齐名之声,何等壮怀激烈,令人血脉喷张,精神亢奋;刚刚才有所缓和的真气涌动,又再一次以更加猛烈的姿态萌发。

????事出突然,许墨一时不察,吃了暗亏,真气猛的撞击经脉,暗红色的血迹从嘴角溢出。

????许馥儿见得此景,忍不住惊叫起来“墨哥哥,快攻击她,别被她动摇了心神”

????许墨哪里听的到她的声音,只看见四面八方,人群热烈的欢呼,看见许馥儿那张焦急的脸,但却听不到声音,仿佛所有声响都被断绝了一般。

????许墨心道“怎么会这样难道龙拳手印也抑制不住瑶琴琴声的**吗”他感觉自己身处滔天巨浪的中央,海面千条白练汹涌澎湃,隐隐闻得轰隆之声。

????便在此时,耳畔传来林绛雪幽幽的声音“放弃吧,你是不可能破解我的消魂曲的,凤尾瑶琴,没有破绽,在凝神期前是无敌的存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