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巴士
????走的那天,叶笺没有起来送他。该说的话,该留的念,她临睡前,都已经说完。

????她不喜欢送别,也看不得。

????行囊里她放了不少针对伤痛的金粉丹药,不盼他用上,只为以防万一。

????出谷的路,今日格外的短。惯常忙碌的人,现在仍旧在忙碌。

????而山坡上的那块地,今日之后,会少了个人。

????和柴剑忠说的一样,巳初时分,谷外通向城中的那条路,果然浩浩荡荡地经过一行军伍。

????为首马背上的壮汉,留着一围嘴糙胡,左手握着缰绳,右手扛着大刀,好一副生神恶煞的面容。

????路边的百姓一见这番模样,纷纷避之不及地挤在路旁。

????偏巧壮汉前经过的一个小孩就那么绊倒了在马蹄前。壮汉猛地一拽缰绳,大喝“吁——”马嘶叫一声便只剩后蹄着地半凌在空中。

????“小娃!莫要着急,起得来呀?”

????前头走着的妇人被这惨烈的马叫声吓得丢了魂,等听到壮汉像刮地的粗糙嗓音,这才反应过来孩子还在后头。

????她立刻往前一提小孩的手臂,也不管他脚站没站直,拖着就拉回路边,紧紧抱在怀里,垂头惊恐胆怯地看着壮汉的马蹄脚,生怕惹得马背上的人不悦。

????壮汉挠挠脑袋,准备重新扬绳赶路。

????顾璞看准时机拦住军伍,将图腾呈于手心,长跪于马前,道,“草民姓顾名璞,有一物什烦请将军过目。”

????顾璞才一出来,前头的步兵就将长矛交叉拦着面前,一副戒备全开的架势。

????壮汉摆摆手,步兵才退回两侧,然后,马后跑出来一个人,将顾璞手中的东西送到壮汉手里。

????壮汉瞧了瞧那个图腾,面色有些古怪,抬头又重新看向马前的人,大声道,“抬起头来。”

????顾璞慢慢抬起头来。

????谁知道,这壮汉一看见顾璞的长相,之前还有些古怪的脸色顿时就白了下来。旁边与他并齐马背上的人同样也是一脸诧异的神色,慌慌张张叫道,“将……将军!”

????壮汉恢复镇定,扬手示意不要慌张,继续盘问,“是谁遣的你来?”

????“回将军。”顾璞围手作揖,“是柴剑忠老前辈让我来的。说是让我与你一同前往北蜀。”

????壮汉沉默数秒,最终道,“来人——再备一匹马!从今天起,顾璞就是我的左护法,与右护法一同管理军中事务,任何人不得有所怠慢!”

????顾璞“谢将军!”

????众将士是!

????赶了一天的路,天彻底黑下来的时候,孟石找了一处地方让将士们安营扎寨。

????孟石,右护法徐胜,顾璞三人一人一个帐篷,其余人等皆是八人一间。

????帐篷是将士们搭好的,顾璞无事可插手,便去孟石帐篷那里想要取个北蜀地形图。

????进去那会,孟石在帐中吃酒。

????顾璞说明来意,孟石也好说话,爽快地就交给他一块锦帛。

????“小兄弟不着急就过来吃点酒。”孟石边说边给他盛了一大碗。

????“多谢将军!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。”顾璞一口气将碗中酒灌尽,便依言坐到炕上。

????“小兄弟,不知道你和柴前辈是什么关系?”孟石又装了一大碗。

????“不瞒将军,我在柴前辈底下习了一段时间武,他是我的师父。”

????话音未落,孟石拍了拍大腿,然后哈哈大笑起来,“原来如此,这么说来,我还是你半个师兄!”

????这个事知道得太突然,顾璞从柴剑忠找他那天,他就猜到柴剑忠不简单,他初时以为孟石和柴剑忠结识,大概是因为同为将军,不打不相识。可谁知道,孟石,居然会是柴剑忠的徒弟!

????“师兄!”顾璞连忙作揖又拜了下。

????这声师兄颇为顺耳,孟石的笑声又爽朗了几分,“改日找个时间咱们好好切磋切磋!看是你厉害,还是我厉害,哈哈哈哈……”

????顾璞见状,连声应下,便趁机询问有关北蜀的事情,“不知道师兄,为何今日一路过来,都是愁眉苦脸,可是北蜀的事,实在棘手?”

????前一秒还笑着的孟石,下一秒脸上就肃杀起来,他闷头灌了口酒,手一擦嘴角的酒渍,道,“可不就是那事,这北蜀是山多水少。尤其是蛮夷占地立旗的地方,三面环山,那可谓是易守难攻。本想断了这些孙子的粮草,谁料到,他们居然在腹地开垦荒田,养牛畜羊。此一番,咱们是……唉……”孟石直摇头。

????顾璞摩挲摩挲下巴,“确实,也难怪将军终日愁眉苦脸。那我便不扰将军休息,先行退下,好好琢磨可有攻克良策。”

????“行,你退下吧。”

????帐外,每隔些距离便有篝火燃起,火前蹲着一两个将士,不断翻转着烤架上的食物。见顾璞经过,这些人都恭恭敬敬地打招呼。

????顾璞不习惯这些,走了几处,便挑帐篷后少人的地方走。

????不想,却和徐胜碰了个正着。

????他明明特意绕开了,但徐胜就处处挑着站在他前头。他也算是看出来了,徐胜今日,是不想和他过去了。

????“左护法,好啊,不知道你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。”

????“你我都是同辈,没有必要如此,天色不早了,右护法还是早点休息为好。”顾璞拨开他话中的刺,并无意与他起争执。

????“哎,左护法,你这样可太不够意思了吧,可是去将军帐中,寻了什么宝贝?不知道,在下是否有幸,目睹一二?”徐胜看着顾璞手中的锦帛,如是道。

????“这就是区区一张地形图,右护法要看,有何不可?”顾璞没有半点犹豫就将手中的锦帛递过去,他知道,倘若他有一丝一毫的犹豫,不单事情不会平息,更会让徐胜起了疑心,以为他藏了什么好东西。同一军中,最忌的就是互相猜忌。

????徐胜自然是没想到锦帛要来得这么容易,但顾璞递到眼前,他再不接,不就明摆着自己是在挑刺?于是,他哼了声,一手夺过,随意瞅了眼,便又扔回去,“还你!”

????顾璞精准地接过,还未再说一句话,这徐胜就大摇大摆地走掉了。

????他站在原地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????倒是有风吹动了手中的锦帛,他随眼一扫,就看到了一地的月光。

????不知道,叶笺现在在做些什么,是在发呆,还是在鼓弄那架子箜篌?他苦笑了下,今日,是赶了五十里路,还是六十里?

????帐篷内除了顾璞,便连个聊天的人都没有,他看了会地形图,没想出什么应对的良策,就撩开帘门,想要出去透透气。

????外头还点着篝火,有一两个哨兵在看着。

????他绕开出去,一路都是静悄悄的,偶尔有那么几声蛙鸣,叫声和半坞谷的很是相似。

????走着走着,他突然听到前面似乎有不寻常的声响。

????顺着声音过去,模模糊糊看到了竹林里有几个身影,他们一脚两脚的,地上隐约还躺着个抱头蜷缩的人。

????顾璞喝道,“那边,干嘛的,大晚上。”

????那几个站着的身影回头一看到顾璞,认得是早上新任的左护法,心里一合计,纷纷撒腿就跑,唯独地上躺着的人,没得及起身。

????顾璞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,扶起地上的人,替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问,“小兄弟,你没事吧?”

????地上的人借力站起来,挣开肩上顾璞的手,摇摇头,咬着下唇就要起身走。

????“哎,先别走。”顾璞叫住他,然后从腰间取出一个,“这个,对活血化淤特别有效,你留着回去自己用,别的也帮不上什么忙。”

????那人低头看看手中的白瓶子,手背跟着就砸下来一滴水,他也没说多谢,拿着就跑走。

????只剩下顾璞一个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。不过,和之前打人的那几个家伙比,这人也长得太矮小羸弱了吧,如果不是穿着盔甲,他还以为是女子,难怪会被人欺负。

????他一边唏嘘一边向着那人跑走的方向过去。

????来的时候经过那边,他记得那里好像有个亭子,池里长了不少莲花。

????“哎,又是你?”走到亭上,顾璞才留意到低下去的一块小坎坐着一个人,是那个拿了他药没说多谢就跑走的人。

????“哎哎哎,不用走,你想坐就坐,莫怕,”看着他起身又要走,顾璞开口拦住,“还是说我长得吓人,以至于我不配和你待在同一处?”

????“哪……哪能,是……是我怕污了护法的眼。”大概是被顾璞的话吓到,怕不解释几句,就会受到军法惩治,他终于是开口说话。

????顾璞勾嘴一笑,道,“不是便好,那既然大家都不觉得碍眼,那不如再坐坐?”

????那人没再说话,倒也不走了。

????顾璞没再看他,自顾寻了个位置坐下,看着一池莲色。

????“我姓顾名璞,半坞谷人,不知道小兄弟是哪里人?”两人干坐着,也没话,最后还是顾璞先说开。

????那边的人没有回答,顾璞回头看了一眼,发现那人正在看着自己,他轻放口气笑出声,重新看向池塘,作罢,“不愿意说就算了。那总能说说你为什么来从军吧?我猜猜,看你的样子,应该是民间征兵,你是迫不得已,才来的,是吗?”

????那人还是没说话。

????顾璞继续道,“这么晚,你不回营中休息,反而是来这个空无一人的莲塘。如果不是碰上我,你是不是打算就在这里过上一夜?还是说是与你一帐的人,不许你入帐?”他说完,就起身,一副准备往回走的样子,“我去给你讨个说法。”

????“不是。”那人拉住他,唯唯诺诺说起话,“不是……他们不让我……入帐,只是……只是我不想回帐。”

????“哦?”顾璞拉长声音,反问,“是吗?”

????“真……真的,”他连说话都是在盯着顾璞的鞋子,“护……护……护法就不必管我,由得我自生自灭,不要……污了你的手。”

????“什么叫污了我的手?我和你一样,都只是个普通人而已。我,还是个没爹没娘的普通人,如果不是当年有人救了我,恐怕,今日,你就不会见到我。”说到自己的身世,他脸上的神色,都沉戾了许多。

????“对……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。”

????“道什么歉,又不是你问的我。”

????“我,我叫屈峥。”他终于肯说出自己的姓名。

????“哪个峥?铁骨铮铮的铮?”顾璞问。

????“不是,是山争那个峥。”

????“知道了。”顾璞点点头,又问,“你入伍多长时间了?”

????“约莫一个月。”他站到顾璞旁边。

????“这里没有旁人,你且坐下。”顾璞拍了拍身旁的位置,示意他坐下。

????屈峥依言坐下,顺着顾璞的方向,看向一池的莲色。

????“药可上了?”

????屈峥啊了声,显然没想到他会问这个,他忙摇头,小声道,“还……还没。”

????“那药效果极佳,你每日早午晚上一次,不出三天,所有淤血都会活络。”

????“多谢。”屈峥摸摸腰间那个小瓷瓶,顿时觉得手心有些灼热。

????“那些人因何打你?”

????屈峥沉默了半晌,道,“因为他们不见了银两,便污蔑说是我偷的。我不认,他们便趁着其他人睡下,将我拖到竹林。”

????“真不是你偷的?”顾璞看向他。

????“不是。”屈峥突然伸出三指,在耳边竖着朝天道,“我发誓,要银两是我偷的,我必不得好死!”

????“你不必起誓,我信你。既然这样,如果你不介意,以后,便来我帐中与我一同住。放心,帐中可以多置一张床榻,明日我与将军通报一声即可,你不必忧心。”

????“这……”屈峥犹豫不答,好半晌,才道,“那先谢过护法。”

????“无人叫我顾璞就可。”

????“今夜你就睡这床榻,可还有什么需要的?”回到营帐,顾璞命人添了一张床榻,等人出去,他才问身后的屈峥。

????“护……顾璞,无事可添,这……这样就可。”屈峥揪着上身的盔甲,迟迟不敢坐下去。

????“不必拘谨,像在自己帐中就可。”顾璞宽慰他。

????“是……是。”